不甘瑞幸退市,陆正耀连夜否认「骗局」转移资产

原标题:不甘瑞幸退市,陆正耀连夜否认「骗局」转移资产

瑞幸垂死,千亿神话破灭。

文 | 周晓奇 编辑 | 张宇婷

瑞幸神话正在加速破灭。

5月19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于5月15日收到了纳斯达克上市资格审查部门的书面通知,交易所对瑞幸咖啡作出摘牌的决定。

瑞幸计划就此举行听证会,在听证会结果出炉前,瑞幸将继续在纳斯达克上市,听证会通常安排在听证请求日期后的30至45天举行。

针对摘牌通知,5月20日凌晨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发表声明,“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我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

陆正耀在声明中说到:自己一直在实业一线,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的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每当我看到人们手里握着小蓝杯,我都会感到自豪。“我坚信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瑞幸咖啡自运营以来每年的营收都在持续增长。”

陆正耀称,创业以来挣到的钱几乎全部投入到了实体企业中,质押瑞幸咖啡股票所得资金,也全部用于支持旗下各个企业的经营发展,没有用于个人挥霍,更没有转移资产,对此愿意接受任何调查。

“过去的一个多月,我一直处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之中,夜不能寐。公司如果退市,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但不论怎样,我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竭尽所能挽回股东损失,让瑞幸这个品牌能够走下去”,陆正耀说。

一年前的5月17日,瑞幸创立18个月便登录纳斯达克,创下中国企业赴美最快上市记录,市值最高时飙升至近130亿美元。然而,令人瞠目结舌的是,4月2日瑞幸竟自曝22亿元财务数据涉嫌伪造,就此引发一场“地震”,且至今仍然余震不断。

摘牌不影响集体诉讼

4月13日,是瑞幸咖啡集体诉讼申请首席原告的截止日期。此前,国内外多家律所均表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4月1日购买了推销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可以与其取得联系,获得免费案件评估。

“瑞幸咖啡是否摘牌、退市,不会阻碍集体诉讼的进行,但上市公司被摘牌,肯定会影响公司的赔付能力”,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告诉Tech星球。

郝俊波同时表示,集体诉讼的赔付资金来源会更广一些,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可通过购买董责险的方式,由保险公司进行实际赔付,但瑞幸咖啡案件有些复杂,需要考虑到保险公司拒绝赔付的可能。

此外,也不排除瑞幸咖啡相关责任方,例如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也会被要求向投资者承担赔偿责任。此前安然造假案件中,安达兴会计师事务所就被判处妨碍司法公正罪后宣告破产。

“首席原告申请日期截止后,法院会从中挑选出首席原告与首席律师,具体确定时间需要看案件竞争程度。如果多家律所都想成为首席律师,在极个别的情况下,光是律所争抢首席原告的资格就需要耗费一两年,”郝俊波说。

据Tech星球了解,当众多原告有同样的诉讼请求时,美国的集体诉讼法会选取一位或多位受害者作为代表参与诉讼全过程,这称为首席原告。此时法院只需要审理一起案件,审理结果适用于所有投资者。

等到法院确定首席原告后,就可以进行正式诉讼。值得注意的是,在证券诉讼案件中,还有一个关键性程序,上市公司作为被告,可以向法院提请驳回原告起诉的申请。如果法院批准申请,案件直接驳回,投资者败诉。如果没有驳回,将继续诉讼。

郝俊波表示,尽管理论上由于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导致投资者受损,瑞幸应该赔偿投资者损失,但实际过程中赔偿结果由瑞幸与投资者进行谈判协商,甚至讨价还价,其中会考虑到被告过错程度、实际赔偿能力,以及原告是否接受赔偿额度的弹性范围。

通常集体诉讼案件会持续2到3年,正式判决取决于案件各方面因素。

郝俊波表示,目前针对瑞幸咖啡的集体诉讼还在按部就班进行,首席原告与首席律师还未确定。按照美国证券集体诉讼制度的特点,必须选出首席原告、首席律师,集体诉讼才能进入下一阶段。

瑞幸咖啡从成立到上市敲钟,仅历经 18 个月,喜欢闪电战的瑞幸,就连“自曝”财务造假,也是突然袭击。没有任何征兆,上市仅11个月的瑞幸咖啡,在4月2日“自曝”公司伪造销售总金额高达22亿元人民币。

瑞幸的投资者感到些许不真实,“当天晚上,我知道这个消息后,立马去翻看了原版报告确认真实性。”购买了瑞幸股票的投资者杨波说。杨波在第一时间抛售了瑞幸的股票,但股价的急速下跌,还是让他瞬间损失了8万人民币。

市场很快作出了反应。4月2日,瑞幸盘前大跌超85%并触发熔断,开盘后六次盘中熔断导致暂停交易,市值蒸发50亿美元。4月3日,同一大股东陆正耀旗下的港股神州租车开盘后暴跌54.42%,随后停牌,当天市值较昨日缩水近60亿港币,跌破28亿港币。

相关的投资者,被拉扯进更深入的漩涡。

翻盘几率有多大?

“瑞幸自爆财务造假后,当天股价大跌,所资者损失特别巨大,我们征集到许多亏损百万美金以上投资者的诉讼请求。”郝俊波说。

作为国内第一家代理国际证券集体诉讼的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在浑水发布瑞幸报告后,面向全球发起了征集首席原告的公告。

郝俊波表示:“此类诉讼是代表投资者的民事索赔诉讼,所以不涉及上市公司处罚的问题,行政执法权是美国证监会的义务和权力。”

如今,瑞幸咖啡正式收到纳斯达克的书面通知,决定对其实行摘牌。收到通知后,瑞幸咖啡计划举行听证会。

郝俊波表示,在听证会上瑞幸咖啡有权利提出抗辩理由,理论上摘牌还有争取翻盘的可能,“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此前,美国股市也发生过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事件。2001年,美国能源公司安然爆出财务造假问题并被立案调查,直接导致安然公司破产倒闭,而安然公司的投资者通过集体诉讼获得71.4亿美元的赔偿金。

同时,安然公司众多高管被提起刑事指控,公司CEO杰弗里·斯基林被判刑24年并罚款4500万美元,财务策划者费斯托被判6年徒刑并罚款2380万美元。

谁将会是最终责任人?

“大部分证券诉讼,指向的被告是上市公司这个第一主体,另外根据实际情况还可能包括主要高管,比如首席执行官CEO和首席财务官CFO,因为这两个职位比较重要,参与违法行为的可能性比较大,”郝俊波说。

律师魏鹏向据Tech星球表示,美国法律没有规定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责任人是大股东或者高管。最终责任人是根据股东诉讼或者SEC是否有证据证明而决定。

“只要控告方有证据证明责任人,不管是大股东还是最下端的办事员。只要有证据显示这个人在这件事上充当了角色,导致事件的发生,就需要承担责任。这件事目前很难一概而论,要看最终证据如何显示”,魏鹏表示。

近期,瑞幸咖啡也频繁发生变动。5月12日,瑞幸咖啡CEO钱治亚、COO刘剑被停止职务,并且两人提出退出董事会。除此之外,公司还暂停了另外6名参与或知悉有关虚假交易的员工职务。

与此同时,在5月12日发布的公告中,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已经不在“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中,这意味着陆正耀已经退出该委员会。

至此,瑞幸咖啡两位关键性人物陆正耀、钱治亚已经不在瑞幸担任任何职务,另外瑞幸咖啡独立董事Thomas P.Meier,CTO何刚也已离职。

“集体诉讼既针对公司,也针对个人,虽然陆正耀、钱治亚退出公司,但他们作为公司高管,仍然需要承担相关法律责任,”郝俊波说。

不过,郝俊波也表示,由于中概股高管是中国公民,在诉讼执行阶段会产生实际困难,可能会导致美国法院最终无法追究中国公民的个人责任。

哪些相关机构会受牵连?

瑞幸事件,除了涉案公司自身外,与其相关联的机构也会受到牵连。

郝俊波特别提到,如果审计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甚至承销商、券商有过错,也可能成为被告。

在安然事件中,当时为其提供财务报表审计的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受到牵连被罚款50万美元,并禁止5年内从事业务。安达信也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家被判“有罪”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并从此退出了从事89年的审计行业。

据媒体报道,在1月31日浑水发布了瑞幸做空报告后,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安永)指派了十几人的反舞弊团队介入,发现了舞弊事实,要求瑞幸咖啡按规定,启动内部调查并督促公司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照此说法,也就是安永推动了瑞幸咖啡自主披露舞弊造假行为。Tech星球第一时间与安永进行确认,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郝俊波表示,一般情况下证券诉讼案件中,中介机构成为被告的可能性并不大。尽管中介机构,比如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出具了一些文件,但这些文件建立在上市公司对文件真实性负责的基础上,只要中介机构尽到了调查义务,则不需要承担额外的赔偿损害。

无论最终瑞幸结果如何,此次集体诉讼已然为其带来了巨大的间接影响。

“美国任何机构都无法通过法院要求公司强行解散,只能要求公司进行业务上的赔偿。一旦美国证监会(SEC)进行调查,即使瑞幸退市也不会影响SEC持续的调查和惩罚”,魏鹏表示。

中概股余波未了

瑞幸咖啡给中概股带来的影响连绵不断。

除了爱奇艺、跟谁学等公司接连遭到做空。好未来直接自曝,4月8日发布公告,表示发现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夸大相关业务的销售收入。公告发出后,好未来股价暴跌,当天蒸发22亿美元。

5月19日,瑞思教育甚至直接公布自己由盈转亏,直接宣布疫情对一季度的运营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

不过,如今看来,最差的成绩单也比“撒谎”好上千百倍。

“瑞幸事件,可能会让专门做空和盯着中概股的第三方观察机构,把中概股盯得更紧,系统性调查一遍中概股公司。十年前第三方机构一个接着一个暴露中概股企业出现问题的情况,可能复现”,魏鹏表示。

在美国执业十几年,现为美国卡特律师事务所(Carter Ledyard & Milburn LLP) 的中国业务部主席张雱律师,经历了2007年前后以及近一两年的两波中概股美国上市潮。

她向Tech星球介绍:“2007年、2008年,有一大波中国企业来美国上市,那一波潮流中的很多企业,就是因为受到美国SEC的调查、被股东起诉而退市。”

张雱分析说,“2011年后美国股市的中概股安静了几年,但是在2018年前后,中概股上市潮又来了。这一波企业与第一波有所不同,差别在于十年前上市的中概股公司,互联网和新科技公司没有现在多,估值和规模没有现在大。而且当时流行买壳和反向上市,这些交易结构导致了财务造假情况比较严重。”

魏鹏表示,从2019年开始,包括SEC和两个美国主流交易所,已经加强了对中概股的监管,SEC明确表示对某一些类型的企业,如P2P企业不欢迎。

“在财务造假事件之前,赴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被询问的频率已经非常高。预计近几年会更多”,魏鹏提到,“经过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后,可能会影响美国机构和美国股民对中概股的看法,如果市场接受度受到影响,以后机构投资人就更不敢投资中概股了。”

在瑞幸事件之前,中概股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已经下降。据彭博社数据显示,今年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价平均比发行价低12%,其他新上市公司则跌了7.5%,这意味着投资中概股的收益并不理想。

后续想要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企业,也将在长期被戴上有色眼镜,增加上市难度。

受瑞幸事件的影响,国际投资机构也对承销中国公司上市更为谨慎,当前已有国际投行退出了承销中国公司上市的计划。此前协助瑞幸上市的瑞信银行,原先已经计划在今年承销互联网医疗平台微医在香港上市,但由于瑞幸影响,瑞信银行被股东起诉,随后退出了对微医的承销。

魏鹏提醒说,企业管理层决策错误是能够被政府、市场接受的;但一旦撒谎,失去信任就很难挽回,“哪怕财务报告特别难看、股票下跌,也不要撒谎,总比接受SEC调查好”。

(应受访者要求,杨波、魏鹏为化名。)

责任编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